睡在叶清身边的男人这才迷迷瞪瞪睁开眼,但他还是没撒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似乎彻底清醒了,坐起来指指地上的两个旅行包:“清清,你再睡会儿,别着急,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了,等你睡够了,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叶清:……

    半夜起来收拾东西,这男人真是太狗了!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防着我吗?”叶清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顾泽宇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透出无辜:“没有啊,你说了今天要走的,我就早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?没有才怪!”

    叶清没好气地甩甩手:“你先撒开,我不跑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泽宇慢吞吞撒开手,修长的手指微微蜷了蜷。

    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叶清手腕柔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握着一个女人的手这么长时间,这种感觉……似乎还不错。

    叶清终于重获自由,飞快地跳下床,冲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路过那两个旅行包的时候,心里烦躁又无奈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真是一颗牛皮糖,不好甩。

    既然甩不掉,那就只能带着了。

    叶清没打算耽误自己的行程,她整理好心情之后,拿了帽子和口罩扔给顾泽宇。

    “把自己捂严实点,不要给我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顾泽宇很顺从的拿起纯黑的帽子和口罩,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原本方便活动的劲装也换成了休闲风格的衣服。

    对着穿衣镜照一照,和之前相比,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叶清上下打量一番,也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,路上不准乱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顾泽宇也刻意压低声音,让自己的乔装改扮再成功一点。

    随后背起两个旅行包,跟着叶清退房离开旅馆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旅馆,外面的天色刚亮起来。

    静谧的小镇还处在沉睡中,民宿区的小巷子里空空荡荡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叶清辨认了一下方向,带着顾泽宇往小镇唯一的汽车站走去。

    磨勘小镇景色优美,但地理位置很偏僻。

    最近的机场离这里有上百里的距离,每天进出小镇的也只有两趟公共汽车。

    叶清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们刚走出民宿区不远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叶清听得不真切,但那种说不出的直觉,让她停下脚步,朝周围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周围的街道仍旧空空荡荡,什么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叶清总感觉有很多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叶清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:“顾泽宇,不会是你的仇家找过来了吧?”

    顾泽宇的脸被口罩和帽子遮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的眼睛里盛满了迷惘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我觉得,我们现在的处境应该是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叶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忘了,这个男人失忆了。

    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,又怎么可能想得起来仇人是谁?

    但那种不安的直觉很强烈,叶清四处看了看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却在路过一片能够遮蔽他们身形的树林时,一把拽着顾泽宇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小路!”

    不管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不是在后面追杀他们,都要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叶清带着顾泽宇走上的小路,在密林旁边的山上。

    之前叶清四处拍照,无意中发现了这条小路。

    但这条小路几乎不能称之为路,完全就是在杂草乱石中硬生生往前闯。

    顾泽宇和叶清脚上都穿的运动鞋,刚走进山林的时候,两个人还走得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但走了没多远,叶清脚上的运动鞋就被一块儿藏在草丛里的尖锐石头划了个大口子,直接连脚心一起刺破了!

    殷红的血当即从脚底涌了出来,叶清疼得呲牙咧嘴,恼怒地甩掉那只被刺穿的运动鞋。

    “大几万的价格,就卖给我这种破烂,我回去一定要投诉这个品牌!”

    顾泽宇看着她皱成一团的俏脸,蹲下去抬起她的脚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清下意识想躲避:“别碰我的脚!”

    顾泽宇却牢牢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:“别动,再动血就流得更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由分说地脱掉叶清脚上被血染红的棉袜,查看了一下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并不大,只是叶清踩下去的时候毫无防备,尖锐的石头扎得特别深。

    这样的伤口看着不算什么,但脚底会特别特别痛。

    顾泽宇垂下的眼眸深处浮现出浓浓的愧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带着他,叶清也不用东躲西藏,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,跑来这里被石头扎到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顾泽宇想着干脆不装了,让叶清一个人离开,自己重新想办法甩掉那些黑衣人。

    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追杀他的那些黑衣人已经看到了他们俩走在一起,肯定不会放过叶清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现在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小命已经被捆绑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还不如他们两个小心谨慎一点,彼此照应,说不定还能安全走出这个小镇。

    拿定了主意,顾泽宇朝四周看了看,扶着叶清靠在旁边的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“你先在这里稍等我一下,我去找点草药来给你止血。”

    “草药?你懂这个?”叶清很好奇。

    顾泽宇没说话,走到旁边不远处的草丛里,四处看了看,很快拔了几株带刺的野草回来。

    他就地取材,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,把草药放在中间砸了几下,野草很快被砸成一滩绿泥。

    随后顾泽宇把这些草泥敷在叶清脚底,又从旅行袋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,把她的脚底严严实实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叶清蹙眉:“我换双鞋就好了,用不着这样,你把我脚包成这样,我怎么走路?”

    “你脚底的伤口不能再受力,我背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背!”叶清脸一红,傲娇地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脚底那些草泥好像真的很有用,敷上去就这么一小会儿,脚底的疼痛已经缓解了很多。

    伤口也清清凉凉的,没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叶清抬起脚看了看,毛巾干干净净,也没有血再渗出来。

    叶清看向顾泽宇的眼神,霎时充满怀疑:“你失忆了,怎么还记得这些药理,你不会是装的吧?”

    顾泽宇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,很快恢复淡定:“这有什么好装的,我只是本能觉得这种草应该能止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叶清面前蹲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赶时间吗,上来吧,我背你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