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素素若是伤害到宋九璃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莫说她,就连宋夫人都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想借势。”

    宋九璃也不傻,她轻声说:“她确实挺惨的,如今是孤儿。

    除了我和盛毅算她娘家人,也没人给她撑腰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即便宋九璃知道,也没拆穿素素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就当报答她没有拆散她和盛毅,她爹也救了盛毅吧。

    “行吧,这事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姜绾等宋九渊晚上回来,便提了这事,“周副将是盛毅的人。

    我如果去参加他们的婚礼,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想去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九渊很尊重姜绾的想法,“只是你去了,往后九洲的人怕是都会见风使舵。

    认为周副将的夫人和你交好,我只是担心她会做一些不利于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好办,我会让人多提防的。”

    这点姜绾放心,如今她培养了不少自己的人手,即便不用宋九渊,她也能很好的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自己看着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九渊自然的脱下自己的衣裳,带着姜绾回到内室。

    一室温暖。

    姜绾第二天就回了宋九璃,“她婚礼的时候我会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你可别傻乎乎的什么都听人家的,毕竟你代表的是将军府,我代表的是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放心,这我有分寸,不过她在将军府出嫁,到时候我们不能一起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宋九璃作为素素的娘家人,她打算亲自陪着素素到出嫁的。

    而盛毅。

    作为素素的兄长,要亲自送素素出嫁。

    而姜绾会在吉时前赶到周副将的府邸。

    就在姜绾琢磨送什么贺礼时,扶桑同皇帝告别,她要去行走江湖。

    皇帝知道这事以后特别气恼,可他话己经说出口,还真不能拒绝扶桑。

    于是这天邀请姜绾和宋九渊一起吃送别饭,饭桌上,皇帝黑着脸。

    扶桑倒是满脸笑容的给大家倒酒,“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唤我姐姐吧。”

    姜绾微微一笑,她还挺佩服扶桑的,真能搞定这难缠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不日就要离开九洲了,这些日子多谢你对我的关照。”

    扶桑嗓音温温柔柔的,仿佛姜绾初见她时的模样,看得出来,她是真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都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姜绾和扶桑轻轻碰杯,扶桑拿出来的是果酒,不太醉人。

    皇帝板着脸坐在那儿,仿佛大家欠了他银子似的。

    以至于宋九渊只能跟着沉默些,端着酒杯同他喝醉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干杯。”

    皇帝和宋九渊碰杯时还在关注扶桑,看她笑的那么开心,他莫名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“往后你们可以经常来九州玩。”

    姜绾说着客套话,一个是皇帝,一个是后妃,他们来九洲的几率怕是会很少。

    “会的,我喜欢行走江湖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扶桑嘴角含笑,气的皇帝手里的酒杯狠狠地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扶桑知道他在气什么,她语气依然温温柔柔,吴侬暖语轻轻柔柔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不回京都,等我累了乏了,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皇上臭着脸,虽然是他自己说想通的,可后宫那么多女人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扶桑是他看得最顺眼的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最顺眼的人居然要离开他的掌控,皇上自然哪哪都不爽。

    姜绾和宋九渊都知道他不高兴的原因,两人不好多说,只沉默的陪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孕育子嗣。”

    扶桑忽然开口的话让姜绾他们都很惊讶,皇帝都诧异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趁着我没回宫的日子,你将心仪的皇后娶回来,早日生下嫡子是正事。

    待我回来时,也不会那么难受。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要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琴瑟和鸣拥有孩子,还是有些难过的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这么想?”

    皇帝危险的望着她,己经在暴虐的边缘,扶桑却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君,不可无子嗣,我不会这么自私的绑着你。

    皇上,放我离开些日子吧,我不想变得面目全非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沉默了,皇上猩红着眼眸,“跟朕回京,就让你这么难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臣妾是他们眼中钉。”

    扶桑轻嘲的说:“你不立后没有子嗣,那些人都说我是妖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,是朕不喜她们。”

    皇上紧握着拳头,即便坐上这个尊贵的位置,可 他好像还是留不住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“自古红颜多祸水,他们只会将罪名按在女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扶桑嘲讽的说道:“那里于我来说太压抑了,我需要透透气。

    在九洲这些日子,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平常,但很简单,这便是寻常人追求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扶桑,你没有心!”

    皇帝忽然摔了酒杯站了起来,显然是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宋九渊刚想劝,姜绾轻轻摁住他的手,“让他们自己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他显然在暴怒的边缘,谁冲上前都是个活靶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王爷王妃,失陪。”

    扶桑放下酒杯追了过去,解铃还需系铃人,所以她去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无妨,你去吧,等你们忙完,咱们再叙旧。”

    姜绾和宋九渊没有待在这边,她拽着满脸担心的宋九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担心皇上啊?他气性大的很,要是被欺负,肯定也是扶桑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担心他失去理智,担上昏君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宋九渊语气充满了无奈,到底是自己扶持上位的皇帝,他自然希望他能做一个明君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他也不傻,只不过一时间想不通而己。”

    姜绾倒不是很担心,能卧薪尝胆的人,注定放不下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所以扶桑离开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想法,扶桑要是在外面待的再久一些,见识过自由的人。

    怕是更不容易被皇帝忽悠回去了哦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姜绾不会提醒他,谁让他自作自受伤了扶桑的心。

    再说他只是失去了爱情,宫里还有那么多女人。

    可扶桑失去的是自由啊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挺扶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扶桑是怎么解决的,最终皇帝没再闹腾,她也成功离开。

    姜绾没去送别,因为扶桑是悄然离开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