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可傅宴时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一步步朝着许士德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阴戾的眼神,真的吓到了许士德!刚才还有力气叫嚷的他,突然就开始下跪磕头,“别打我了,我不想被打死!我女儿被许清欢害死以后,她妈就消失了,我现在没有家了,我不想连命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了!我什么都没了!我女儿死了,都是因为你,因为许清欢害死的!”

    这下有那不明所以的路人,站出来为许士德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人都多可怜了,怎么还打人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连女儿都被害死了,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因为他们围着,傅宴时想去把许士德拽出来,都没成功。

    第二次伸手的时候,许清欢忽然从身后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傅宴时!我报警了,警察会处理的,你别动手了,脏了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傅宴时眼底的狠厉才褪了褪。

    “没有教训,以后他还想着来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教训,也不能是你给!”她拿出湿纸巾,轻柔的帮傅宴时擦着手,“他多脏啊,我都不想靠近他一点,你还伸手碰他!你没洁癖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侮辱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就是一个很恶心的人啊!他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?”许清欢仰起头去看他,温和一笑,“你和一个抛妻弃子,出轨小三,还生了个小小三的狗男人,有什么好计较的!”

    听着“狗男人”三个字从许清欢口中说出来。

    傅宴时终是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他没伤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根本就没有机会!你来的很及时,老公。”

    傅宴时一怔,“嗯?”

    许清欢牵住他的手,让他没时间再去理会许士德,“我在夸奖你,我刚上任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回我一句吗?”怎么傻傻的一直站着!

    傅宴时的薄唇动了动。

    让他突然叫一声老婆,还真有点难开口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保安先制服了许士德,等警察来,就把人一起带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他先要动手打许清欢的,傅宴时这算是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好在他除了那一拳,并没有再动手,所以许士德只能认,没有旁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交给林秘书办,他也很在行。

    走出警局,林秘书就看到了自家总裁发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【以后别让许士德再出现,你懂的。】

    【明白!】

    收起手机,林秘书上了车后,系着安全带,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可真是服这些妄想动许清欢的人!

    和作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都不如直接自杀来得快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他发动车子,一边给自己女朋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记住了,有机会和傅总还是许总监见面的话,宁可得罪了傅总,都千万别让咱们许总监生气!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所有害过许总监,和试图害过她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!光死刑就判了两个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女朋友被吓到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林秘书又赶紧笑笑,“但是我们许总监,是个非常好的人,你也不用怕。”